《欢乐颂》与《余罪》两部话题剧集播出后,引发了“关爱童星健康成长”的热烈讨论。这两部剧的男女主角杨紫[微博]和张一山[微博],在12年前那部《家有儿女》里,是观众缘深厚的“小雪”与“刘星”姐弟俩。伴随着年纪增长,两人也像其他童星那样,画风一度走歪被调侃为“长残”,但最终靠着“开挂”演技在新的本命年重新赢得观众认可。

  两人的后辈里,同样是小小年纪出道的关晓彤[微博]、吴磊[微博]乃至张子枫,都在今年进行着自己的蜕变过程。生长在互联网时代的这批95后小童星,更有想法也更自主,“童星长残”的魔咒在他们身上似乎并不存在。

  童星成长里那些迷之变数

   成长变数之身材管理 容不下懈怠

  正在拍戏的林妙可,前段时间发布了一组被蚊子叮咬的照片,网友在心疼“奥运少女”之余,也感叹不过两届奥运会的时间,她的“长残”速度竟如此之快,发胖之后的她找不到当年鸟巢领唱时的甜美与灵气,每次出席活动的妆容与服装也被批评与年纪不符,明明花季少女却围起领巾,显得老气横秋。

  可以说,在与时间这把“杀猪刀”拉锯战时,从小就暴露在镁光灯前的童星,在身材管理方面容不下一丝懈怠,九州娱乐ts111.tw。且不说陪伴着70后成长的释小龙[微博]、郝邵文,成年后发胖令人遗憾;凭借“哈利·波特”一角红遍全球的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一样因为蓄胡子、剃光头各种出位造型,让世界各地的影迷内心一阵幻灭。

  有意思的是,有人过度追求变化,也成为“招黑”因素。《欢乐颂》里,杨紫饰演的邱莹莹让人又爱又恨,全是演技说话。可是和那个一脸胶原蛋白的小雪相比,这些年她脸上的变化没少招来议论,她虽然在微博发言回应过说,现在要是和11岁长得一样,“是不是有点恐怖?”但依然盖不住网友的议论声,“磨骨”、“垫下巴”最常被提起。

  正确的身材管理,应该像张一山、关晓彤和吴磊那样。被“贱人余”角色打动的迷妹们,已经认定张一山是新一代“老公”,“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他这个类型。

  《余罪》制作人表示,长大后的“刘星”八块腹肌惊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张一山说自己从小习武,上了大学后也没有放弃运动习惯,出外拍戏,要么抽空去健身房锻炼,要么在房间做仰卧起坐,从不放弃基本的体能训练。

  “美美地长大”代表里,“三石弟弟”让人无法忽视。去年热播剧《琅琊榜》里,与“靖王”、“梅长苏”同框的“小飞流”,美貌不输两位前辈。别看人家才16岁,据吴妈妈说,吴磊抗拒吃花生、豆子等圆圆的东西,理由可爱得很,“怕胖”。如果说3岁开始拍广告的吴磊,小时候走的是活泼可爱路线,如今的他成功蜕变为美少年,就连街拍的私服照都是精心搭配,妥妥的韩国偶像风。

  被封为“国民闺女”的关晓彤,也是“颜值一直在线”的童星代表。从《大丈夫》到最近的《好先生》,她所饰演的青春期少女,“逆天大长腿”到哪都带有超高辨识度。

   成长变数之角色挑选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从小就有明星光环,长大后的童星们能“破茧成蝶”、名气赶超从前的人,并不多见。杨紫与张一山重新被大家喜爱,源于两人接下合适的角色。

  在这之前,两人走过弯路。还记得《老爸回家》里,这对“小姐弟”竟然变更身份演起情侣,荧幕上化学反应欠奉,不满童年记忆变味的网友群起抨击。张一山后来在《食来孕转》的奶爸形象,一样不被观众接受,有人觉得他为了转型过于着急了。

  这次出演大热剧《余罪》,张一山感触颇深。他告诉记者,自己和杨紫都是在本命年接到了恰到好处的角色。虽然甄选阶段被质疑和男主角气质不符,制作人还是力排众议,启用了年龄与“余罪”差不多的张一山。有观众就认为北京出生的张一山把握起角色那种贱兮兮的痞样,并不费劲。

  而在《战长沙》低调刷过演技的杨紫,在《欢乐颂》彻底竖起了会演戏的大旗。作为剧集前期的“招黑”担当,杨紫没少因为“小蚯蚓”情商低、拎不清而挨骂。

  明眼人都知道,争议越多越能说明演员的功力,正是她的出色演绎,才把这么一个“傻白甜”角色稳稳地立住了,与她在《战长沙》里的少妇角色相比,“小蚯蚓”生长年代离真实杨紫更接近,观众接受度高也是预料之中。

  总是在荧屏上演谁谁家女儿的关晓彤,今年接拍了长大后的第一部古装剧《九州天空城》,她并不担心“国民闺女”的称号是未来接戏的掣肘。“当你总是演‘女儿’,大家就会一直喊你‘女儿’,因为年纪适合演这类型角色。(但)以后也会有别的角色让大家忘记这个称号,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豆瓣8.5分的超高好评,让《余罪》成为剧迷心中上半年最不能错过的国产剧集。而每个写下评论的人,都会认同张一山的表演,是他演活了小说里那个混不吝、地痞流氓似的警校热血学生“贱人余”。

  凭借着情景喜剧《家有儿女》中“刘星”一角,少年张一山曾在全中国家喻户晓。如今用炸裂演技实现逆袭回归的张一山直说,能走到今天归根到底是“幸运”,那些外人眼中沉寂的日子,他并没有想着要憋什么大招,“武装好自己,对演戏有帮助。”

   庆幸自己有点艺术鉴赏力 接演《余罪》

  最近网络上,无人不识“贱人余”,这个网剧《余罪》男主角的花名,一下就勾勒出人物特性:贱得可爱,坏得有底线。如今的大好口碑说明片方选角正确、精准,张一山一开始就知道导演张睿[微博]心里的疑惑,“他和其他观众一样,都是透过‘刘星’认识我,担心我的样子会导致大家出戏吧。”

  张一山说,第一眼看到剧本,就十分喜欢,还跟经纪公司说可以无条件接拍,“很荣幸选择我来演,也庆幸自己还有一点艺术鉴赏力,觉得剧本好就接了。当时就觉得警匪片卧底戏那么多,主人公是一警校学生,是我没有见过的类型片。”

  难得的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余罪》,获得了一众书粉的好评,他们觉得张一山自带的痞帅气质,竟然和“贱人余”配合得刚刚好。没少被人说过就是在演自己的张一山,是这样解释的,“作为演员去塑造角色,不可能脱胎换骨,一点自己都没有(留下)。我现在也没有那种能力变成另一个人,这个角色10%或者50%会有自己的气质在吧。但剧里还是有改变,不像他那么轻浮。”

  为张一山“炸裂演技”倾倒的观众里,有人喜欢他调戏“大胸姐”的贱样,有人被他在狱中打架的狠样震慑,还有人因为他“帅不过三秒”的床戏爆笑不已。张一山说拍戏之前,包括他在内的所有演员都认真研读剧本,集体想出好点子、好桥段丰富人物。至于那段床戏,他演的时候确实“real尴尬”,“一开始比较害羞,被导演说不太真实,‘必须投入’。好吧,作为一个演员,剧情需要只能硬着头皮上。”

  曾担心被忘记 想通后更注重“武装自己”

  有人感叹,张一山用“余罪”一角证明自己不是娱乐圈一闪而过的“流星”, 对于“余罪”超越“刘星”成为新的代表作,张一山的心里话是:“从来没想过让大家忘记刘星,这个角色对我人生有很大的意义。我一直说自己不是最努力最有天赋的人,而是特别有运气的一个人。在很小的时候因为他(指刘星)得到认可,才有现在这么多片约。现在也谢谢大家能喜欢余罪。”

  张一山说,之前有过着急的时候,“是不是一两年不出来拍戏,就被大家忘了?也想过毕业后一直接不到好的角色。如果不是《余罪》,可能大家10年都想不起我来。后来真的想通了,只有学习好了,把自己武装好了,毕业后才22岁,从头再来也无所谓。”

  最近这波童星要如何正确成长的讨论里,张一山和杨紫例必被提起,后者因为《欢乐颂》的突出表现没少站上热搜榜。张一山在采访中感叹,两人在本命年运气都很不错,“我们都是在本命年演了刘星和小雪,然后今年她有一部戏让人喜欢,我有一部戏让大家记住我,可惜最近太忙,还没来得及和她聊。”张一山透露,两人私下太熟,“不聊工作,纯扯淡开玩笑。我妈很喜欢《欢乐颂》,她们关系很好。”

  19岁的关晓彤刚刚闯过人生的重要关口——高考。与其他考生不同的是,她在考场的动态都被媒体“监控”着,还有粉丝拉着横幅在外呐喊助威。

  如此与众不同,原因是4岁开始拍戏的关晓彤,是大家见证长大且喜爱的童星,近几年演技突飞猛进的她,不出意外会进入张一山、杨紫等人毕业的北京电影学院学习,提到“童星成长过程中该如何自我修养”的问题,晓彤答案很明确:要用实力说话,不断提高演技。她还说“只有演技好,才不会被黑”。

  北京电影学院艺考第一名

  在“关爱童星健康成长”的各种讨论里,关晓彤肯定是正面例子,最新代表作是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好先生》,她所饰演的“彭佳禾”与孙红雷针尖对麦芒,擦出不少火花。

  虽然面对的是经验、演技更胜一筹的前辈,不少人看过“彭佳禾”在病床前冲着“陆远”咆哮一幕,都对关晓彤日益增长的演技竖起大拇指,夸她爆发力和感染力十足。而剧中流利的英语台词也获得好评,展现了这位童星生活中学霸的一面。

  曾在《一仆二主》中演她父亲的张嘉译就说过,当年在片场,关晓彤不拍戏肯定是抱着各种课本在学习。4月份公布的北京电影学院艺考成绩中,这位“国民女儿”位列第一,用成绩证明自己没有忘记青少年学习的本业。

  已经进组拍戏的关晓彤以高考成绩为例,称这次考试外语、数学“自我感觉挺好”,唯一没底的就是“文科综合考试”。她特别轻松地说,过了两天无忧无虑的生活,“好爽啊!之前都是带着书本到片场,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

  走出考场就转换成工作模式

  从艺考到高考,关晓彤的考试从来都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这算不算是从小在荧幕前曝光所附赠的“甜蜜负担”?

  她认同这种说法,并透露开考前一度感觉到压力,虽然她是带着微笑走进考场,内心却很复杂,“艺考时的关注,其实还好。最大压力还是这次高考,担心考不好辜负了外界期待,尤其有那么多人在外面等待,不想太丢脸。”

  高考之后,其他考生都有将近三个月的人生最长假期可以玩耍,关晓彤从走出考场那一刻起,就转换成明星的工作模式:接受采访,到上海参加电视节活动,然后是入驻横店的剧组,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她还在进行化妆。

  对于这是否另一种必要“牺牲”时,关晓彤语气中并没有太多遗憾,“8号晚上我和同学们疯玩到(第二天)凌晨3点呢。这次说是要拍到开学前,我心情挺轻松的。”

  小时候就是演自己

  已经有15年“艺龄”的关晓彤笑说,4岁拍戏时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表演,“就觉得挺好玩。小时候还有过一段时间不想拍戏呢。(什么时候呢?)(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那会儿就想好好上学。后来慢慢长大了,觉得拍戏能满足我这颗小小的虚荣心(笑)。虽然从学校到每个片场的过程很辛苦,但生活挺丰富的,另一个是自己也能完成(演戏)这件事,就一直继续下去了。”

  她还分析了从前演技和现时的区别,“小时候就是演自己,到了《好先生》,有红雷哥在旁边提点,告诉我拍戏最重要是走心,加上可能还有点天赋吧(笑),所以很快理解了角色的心态。”

  对自己英语要求高

  像大部分童星长大后都会进入专业的表演院校学习一样,关晓彤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在9月入读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她早就对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展开畅想,“上了大学想多丰富一些才艺。英语也不能放下。”

  自我要求很高的晓彤说,虽然许多人觉得《好先生》里彭佳禾英文说得很好,她还是不能接受瑕疵,“角色发飙时说的英文挺标准,但我有些地方的发音还是不够(标准),以后必须再针对性地学习。”

  庆幸小时候的角色没给大家留下印象

  听说前两天考完试后,关晓彤对身边人感叹“只有完成高考,才是真正的成年”,而对大部分观众来说,这些在自己眼前成长的小童星,能证明自己长大且没有长歪,不止是一场考试这么简单,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求第二个高峰。

  面对童星成长该如何自我修养的正经问题,关晓彤表示,“我挺庆幸自己小时候演的角色没有给大家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以后肯定要做到最好,但不会刻意做到最好。”

  对于长大之后怎么挑戏才不让观众意外,她说,“我还是会挑自己喜欢的剧本吧,最重要一点我觉得小童星长大后,演技始终是第一位的。一个人光靠长相,走不了太远,反倒是演技好就不会被黑。以后用实力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