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静 红拂女 手骨 编辑/吴立湘

  “在我们电视剧采购这个领域,受贿几十万算很清廉的了!”在一个群里,一位同行如此调侃道。

  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电视剧采购行业从来不是清水衙门,其中的腐化与诱惑,更是常人无法想象。

  近期,随着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一份刑事判决书,江苏广电购剧窝案曝光,30家影视公司参与到了行贿过程中。而其中一位原采购部副主任江红,除累计受贿达846万元外,还有626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其中最早的受贿得追溯到2005年,可见法网恢恢,即使迟来了12年,仍会遭到“大清算”。

  娱乐资本论翻看这份判决书之后,发现这30家电视剧制作公司,不乏华谊兄弟[微博]、长城影视、上海新文化、华策影视(子公司上海剧酷)以及千乘影视这样的上市公司,但其行贿行为均发生于挂牌上市前。

  其他涉案公司,则是华夏视听、长城影视、拉风影视这样著名的公司,也有曾出品过《裸婚时代》《像火花像蝴蝶》等热播红剧的公司。具体涉案公司和疑似涉案剧目,娱乐资本论盘点如下?

  这不是江苏广电唯一一例因电视剧采购腐败落马,采购部这条线上曾经的“红人”、江苏卫视[微博]综艺频道原总监石卫平、江苏省广电总台地面频道广告部原主任缪林、江苏卫视广告部原主任龚立波、江苏卫视节目采购部原主任张彦等多人,也都曾前后脚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甚至连江苏广电总台前任台长周莉,也被检察机关从办公室内带走调查。

  有意思的是,判决书中显示江红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等立功表现。这也意味着,兴许江苏卫视的反腐风暴,仍未停止。

  公允地说,江苏卫视正是在这几年迎头赶上的。2010年,江苏卫视由“情感”定位升级为“幸福”定位,提出“幸福中国”的品牌口号,之后几年里,江苏卫视的全年收视排名始终居于省级卫视前三名,2012年上半年,江苏卫视晚间时段平均收视排名排名省级卫视第一,一度超越了湖南卫视。

  随着这些人的案发和落马,江苏卫视2015年收视率和影响力急速下滑,甚至将卫视前三甲的宝座拱手让给东方卫视。

  制播分离的改革之风仍然在吹,大多数广电系统可以说是借此获得了活力与效益。但伴生于权力的,也有相当多的贪腐现象。未来,江苏卫视将如何继续“幸福”?

  华谊、长城影视等卷入风波,交易剧目大推测

  在卷入江红受贿案的30家影视公司中,华谊、长城影视、剧酷(华策的子公司)这三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上市公司千乘影视都赫然在列。

  根据判决书,华谊兄弟行贿江红是在2007年7月,金额为44万,而华谊是在2009年10月30日上市,并未受到影响。

  长城影视是国内知名的影视传媒机构,拍摄过《红楼梦》、《大明王朝》等知名电视剧,2014年6月,长城影视成功借壳上市。2015年娱乐资本论曾盘点最赚钱的十大国内影视类上市公司,长城影视位居第九。前段时间长城影视还提出以18,九州国际娱乐网.95亿高价拟并购首映时代。

《大明王朝》

  

  不过这么壕的公司行贿只花了10万元。2011年4月,江红利用担任省广电总台营销部节目采购部副主任兼采购科科长的职务之便,在采购电视剧业务中,为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谋取利益,同年8月在北京新世纪饭店收受该公司董事长赵某甲给予的现金人民币10万元。

  娱乐资本论查遍长城影视2011年出品的剧目,发现由苏崇福执导,侯勇[微博]、申军谊、雷雷、马飞等主演的抗战剧《旗袍旗袍》就是在2011年9月27日于江苏卫视播出,疑似为当年的交易剧目。

  千乘影视成立于2009年,是2016年大热剧《麻雀》的出品方,从判决书来看,江红自千乘影视成立至2013年间一直为其谋利,并在2013年4月在南京玄武饭店停车场收受人民币50万元。2009年-2013年,千乘影视出品的《怪侠欧阳德》《第22条婚规》《老兵》都在江苏卫视播出。且《怪侠欧阳德》在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河北电视台经济频道等5家地面频道播出后才在江苏卫视上星播出,且是唯一一家卫视播出平台。

  遍查所有疑似涉案剧目,我们发现有大部分电视剧是与《怪侠欧阳德》情况类似,先于地面频道播出,后仅在江苏卫视上星播出。且播出时间就是在江红受贿后的不久,与判决书里的时间可以对上。

  《钻石豪门》是北京拉风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出品的民国剧,由刘逢声、徐惠康联合执导,由戴娇倩[微博]、蓝燕、冯绍峰[微博]、蒋毅[微博]领衔主演,该剧于2009年10月18日上海电视剧频道首播,2010年4月11日江苏卫视上星。

  金画面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家产》是2011年10月13日在河北电视台农民频道首播,2011年11月2日于江苏卫视幸福剧场上星播出。

《家产》

  

  北京韶华映像文化传媒出品的《而立之年》于2012年9月陆续在6个地面台(山东、上海、浙江等)播出,2013年5月28日江苏卫视上星独播。

  而这些剧,大多数收视率一般。

  电视剧采购、广电基建、机顶盒购买……腐败无处不在

  2015年1月28日,江红首次因一宗电视剧的采购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但,江红不是唯一一个落马的江苏广电高层。

  2016年11月24日,江苏广电前任台长周莉从办公室内被带走调查,周莉曾一手打造《非诚勿扰》,在任时力推制播分离改革,但由于监督机制不健全,制播分离改革的同时,近年来江苏广电出现了电视剧采购方面的腐败案。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在《人物》杂志一篇名为《台长之道》的报道中,有下属将周莉称为自我约束的代表,“周台不把权力私有化,而是把权力制度化,限制自己的权力。外面有人找周台,想卖电视剧给卫视,周台从来都是短信转给卫视,然后卫视团队评估后说周台这个不行,她又把短信转回去,说这个不行啊。周台推荐的三部剧,卫视一部都没买,虽然事后证明那三部剧中有好剧,其中一个就是《家有儿女》,口碑好,收视率高。但是周台也不生气,因为卫视团队扛了责任,扛了全年的考核指标,按目标责任书和管理流程规定,就应该由卫视团队来判断。”

  这样的方式听起来不无道理,但现在回头看,不禁想到:如果是团队多人受贿呢?

  2015年2月,江苏卫视节目采购部原主任张彦及原副主任因涉及电视剧的采购被查,张彦被指控2010年至2013年间,利用手中职权于上海电视节期间收受电视节目制作单位的发行人的贿赂,这些以“审片费”等名义交到其手中的现金一般为10~20万元,最高的一笔则有80万元。

  江苏卫视综艺频道原总监石卫平在2004年至2013年间,也利用职权在电视剧采购过程中先后收受多家影视公司的财物共计57万元。石卫平曾先后担任江苏广电栏目制片人、频道负责人、节目采购部负责人、江苏卫视综艺频道总监等职。

  2016年10月27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披露,南京广电集团电视节目采购部原主任和江苏城市联合电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孟某某,在电视剧采购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以涉嫌受贿罪被起诉。南京广电集团影视剧原主任于勇也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除了电视剧采购之外,广电基建、机顶盒等设备采购事宜中,腐败现象也屡禁不止。2008年至2013年,江苏广电公司常州分公司、常州市武进广电公司两大国有控股公司以及武进区广播电视台的领导班子利用广电资源的市场垄断权在投资建设、招商引资、设备采购、财务管理、人事任命过程中贪贿,涉案财物总额高达千万。

  当然,这些不仅仅是江苏广电一家的问题。安徽广电与湖南广电也先后有台长级人物在这波反腐浪潮中落马。

  人才+反腐等多重夹击下,江苏卫视的2017年能走多远?

  “人呀,有时候一辈子也就是关键几步,千万别踩错,否则后悔莫及。在你想不到的时候,踩错的这一步会冒出来,改变整个人生轨迹。”

  这一句是被誉为“能人”的周莉所说,现在看来,实在唏嘘。

  要知道,当时就是周莉所带领的江苏卫视团队,将这个“产值不及地面频道”的卫视,从不足10亿跃升至100亿。

  据了解,当时看到效益大好,江苏卫视的顾问公司好几次劝周莉台内工资改用薪点制,她都拒绝,坚持用绩效体系,即“中层干部的基本工资与公务员的薪水一致,副处级就与副处级公务员的岗位薪水一致,处级与处级一致,这样不会引起系统性的失衡。”

  让我们回头看看江红的情况,累计受贿达846万元+626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财产,这样的收入水平,又是多少个中层干部的基本工资才能达到的呢?或者像《非诚勿扰》制片人王培杰一样离开体制?

  回到卫视江湖,面对东方卫视等强势平台的崛起和夹击,江苏卫视在2015年痛失前三宝座。

  不过纵观2016年,团队大换血的江苏卫视,其挣扎和努力还是看得到的。

  据介绍,江苏卫视2016年频道总投入超45亿。在剧场方面,江苏卫视现总监称幸福剧场、周播剧场会两手抓、会锁定中高端受众,尤其是都市女性。从数据来看,去年它有6部剧收视率破了1%,算是稳住了颓势。另外拿《九州天空城》首次试水周播剧,收视同比提升54%,相比同期的《幻城》、《老九门》等,总投入几千万,算性价比颇高的一部了。

  据说江苏有6种以上相对灵活的合作机制、也有严苛的内外PK机制。当然,全省GDP排全国第二,江苏广电人对江苏台的影响力也非常自信。

  据小娱观察,2017年江苏依旧很舍得砸钱,比如拿下了《如懿传》《那年花开月正圆》《军师联盟》三部有剧王品相的IP,另外追求多元化,还买了史诗类《白鹿原》、民间传奇类《娘道》、青春类《南方有乔木》等。不过,常年做“剧王+长剧”战术,必然要更充裕的购剧经费作为支撑。这让小娱不禁想起卫视“靠剧撑收视、靠综艺赚钱”的潜在定律。

  在综艺方面,《非诚勿扰》吸金能力相对稳定,《最强大脑》是综N代里唯一一档收视上涨的,第四季玩人机大战,开播以来争议不断、话题也不断。再举几例,2016年《盖世音雄》等新节目表现较差被放弃,但《蒙面唱将猜猜猜》等节目的逆袭,给了江苏制定2017年新战术的信心——即“优质变爆款”,如把《非凡搭档》等潜力节目做成爆款。

《蒙面唱将猜猜猜》

  

  能不能爆有待观察,但卫视综艺的套路原本就是“第一季不赚钱攒口碑,第二季、第三季再赚钱。”

  综上,既要押宝、又要拼命,做出一爆款比什么都强。更重要的,可能是对人才的激励,以及对法律红线的平衡。这些,也是现在所有体制的症结所在。

(责编:sisi)